由於手邊仍有工作與雜事待理,

所以趕在餘溫退卻前,先將一點小感想以文字做個簡單紀錄,

較詳細的旅途見聞,則會另外安排時間整理分享.

照片 148.jpg  

第一次參加安古蘭漫畫節,

雖然我沒有因為接觸到某個確切具體的媒介,

而感受到任何戲劇性的強烈衝擊.

但是在隨興的遊走穿梭間,感受到了溫潤和緩的點滴甘霖.

一開始,這些似有若無的雨點沒什麼存在感,

回過神後才發現,原本斑駁的雨點不知何時凝聚成了一片小地圖,

不著痕跡的穿透一切,印在心底.

 

那裏的漫畫表現手法自由多元,分格也十分隨興;

我挑了幾本一板一眼的認真研究著,發現難以歸類出絕對章法.

比如我們一般作畫時,需要橫向閱讀的格子,左右空隙較緊密,上下空隙較大,

好讓人將視覺動線順利的由右至左,避免先讀到下面的格子造成失序,

但這裡的作者,有些格子畫一畫突然就把格線取消了,變成一個看似方形,但沒有隔線的小圖,

有些則是畫得像郵票,像拼圖....很有趣.

我的作品在台灣時常接收到[不夠像漫畫]的評語,

不過在法國,試想了一下自己的作品若是放在他們的漫畫區,

應該會是毫無違和感的存在吧?

若以文體比喻,

那裏的漫畫不只存在淺顯易懂的白話文,

同時還有詩有歌,有散文,有文言文.....或許我們已經看了太多太久的白話文,

幾乎要忘了還有其他文體的美好....?

 

對我而言,漫畫並不只是從電影裡擷取的幾塊影格.

儘管讀者的閱讀順序可能是一次一格,

但攤開書本後的視界卻是一次兩頁(除非特殊裝訂);

所以在創作時,會儘可能以平面設計的概念去架構頁面,

檔案也是一次開兩張(跨頁)進行繪製,

讓眼見所及看起來像是一張張經過設計的畫報.

我在那裏看見了許多理想型;

格與格之間不只是空隙,而是充滿各種巧思與意義.

希望能創作出兼具閱讀順序,舒適感,抑揚頓挫與藝術性的畫面,

是一直以來在努力的目標,

在經過眾多佳作洗禮充電後,更堅定了這樣的想法.

 

在這次接受當地記者的採訪時,對方很慷慨的分享了對於我的作品看法.

其中有一段經過翻譯大概是這樣:

[你的作品完全不會讓我聯想到其他作家,充滿原創性,

尤其某些地方的表現手法是我沒有看過的(他很用心的打開書本用手指出舉例),很特別.]

雖然自覺尚待磨練,心裡其實很不好意思,但這一段話真的讓我感受到了不小的鼓勵,

這應該是創作至今,第一次聽到外國朋友如此用心的感想分享,

對此感到十分榮幸與感謝.

 

彩色漫畫是我一直好想好想做的部分,

在那裏彷彿普遍沒有預算限制似的彩色印刷與精美裝訂,

都讓人好生羨慕.

從各方面都能確切感受到他們真的是把漫畫當作精品在經營看待.

突然好奇起,他們究竟是接受了什麼樣的教育,環境究竟是如何耳濡目染,

造就了這樣的精品,以及這整個環境對於精品的接受度.....?

 

法國的簽名會跟台灣很不一樣,

就我眼見所及,大家都是簽在書上而非另行印製畫卡或簽名板等.

只要購買書籍,即可加入排隊行列請作者簽名,

但[在法國向作者要簽名並須放下得失,秉持著一切隨緣的心境.]

粗體字範圍是在出發前就從黃健和先生的演講影片所得到的資訊.

到了那裏之後,更是確切印證了此話不假.

我看見許多作者不急不徐的用鉛筆打稿,上墨線,完成一幅幅完稿度驚人的簽繪,

甚至現場使用彩色墨水跟水彩繪製彩稿簽繪的例子都有.

照片 537.jpg  

他們不採名額制,因為隨時都會有讀者加入排隊,

儘管這裡的模式感覺隨興,作者對於簽繪的態度倒是十分認真且投入.

在不限制每張圖作畫時間的情況下,即便眼前只排了一位讀者,

都可能讓你站到半個小時甚至以上才能簽到.....也可能根本就簽不到.

我倒是覺得久站無妨,只要能簽到就偷笑了.

 

安古蘭結束後,走在巴黎街頭,

發現路燈普遍有著皇冠做頂,天使浮雕作底,

就連一塊放置在公共垃圾桶旁的告示銅牌,都雕有精美的藝術花框,

這些他們隨處可見,理所當然的美,

卻讓身在台灣的我,必須翻盡書籍,可能偶爾要緊盡腦汁才能畫出如此擺設;

深深體會到這就是在地人特有的文化深度優勢.

突然可以理解為什麼許多外國朋友看到中文T恤和旗袍會如此雀躍了.

在法國停留的第五天,我從午餐開始想念起台灣.

小小的思鄉情愁把台灣那些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好,

更加鮮明的在腦海浮現.

(或許哪天會畫一本以蚵仔煎王子為主角的故事也不一定~台灣美食讚;_;)

 

YA~台灣,我回來了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致怡 的頭像
致怡

-likeZei-

致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